村民反映,他的公司没有铬渣处理能力

日期:2019-10-03编辑作者:公务员

【背景链接】  

5222.38吨铬渣非法转移倾倒,28.84万吨铬渣盘踞南盘江畔20多年,尽管水利部珠江水利委8月17日表示云南曲靖“铬污染事件”调查已告一段落,但事件背后仍迷雾重重。 根据早报记者在云南、贵州两省的调查,发现此次事件中铬渣源头——陆良化工实业有限公司(下称“陆良化工”)并非仅“管理不严”,更谈不上“无辜”,而是在明知协议企业无资质、无能力处理铬渣的基础上,鼓励非法转移倾倒,存在主观上的故意。而该企业此前曾拿到国家近5000万元的补助资金后,相关项目建设进度滞后,且处理能力未能达到设计要求,造成铬渣无害化处理未按计划进行。 同时,监管部门对事故的发生难辞其咎。当地环保部门在明知南盘江边的铬渣堆存在重大隐患,并出现过严重渗漏的情况下,未能清除隐患,又在长达两个月的时间内,未能及时发现属地企业非法转移倾倒剧毒物质,监管形同虚设。 4880万元的补助 铬渣含有的铬酸钙具有较强的致癌和致突变特性,属于重金属危险废物。而铬渣主要产生于铬盐行业及少数金属铬企业的重铬酸钠生产过程。铬盐行业长期被列为我国严重污染行业之首。 2005年10月,国家发改委会同原国家环境保护总局出台了《铬渣污染综合整治方案》,启动了国内最大规模的治铬渣污染行动,并从2006年以来拨出巨资专门处置遗留铬渣。 在距离南盘江不足10米的江边,陆良化工将约28.84万吨铬渣简易堆放。一份云南省环境监察总队的资料显示,陆良化工两次获得了国家发改委“资源节约和环境保护项目中央预算内投资计划”的支持,其中2006年获得2020万元,2010年获2860万元,项目要求建成的时间分别为2006年及2010年。该公司分别上报了“14万吨堆积铬渣无害化利用工程”及“14.84万吨铬渣无害化工程”,分别为公司的一期、二期工程。 获得补助资金后,陆良化工并没有按要求完成上报项目。2011年8月13日,云南环境监察总队对陆良化工的检查显示,该公司设计年处理铬渣为5万吨的一期工程,实际年处理能力仅为2万吨,未达到设计要求;设计年处理铬渣为6万吨的二期工程正在施工部分建筑物基础,而根据申请材料,该工程应在2010年建成。 昨日,陆良化工总经理汤再杨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期工程未能达到设计要求是因设计技术问题,主要涉及专利技术和实际运用的差异,而对于二期工程的严重滞后,他解释为“国家审核批准晚了”,并称这不是“一家的问题”,原因“说不过来”。 汤再杨还表示,发改委的补助资金是通过财政拨付,目前一期工程的补助全部收到,但二期工程的资金尚未拿全,但他并未透露欠款数额。 陆良化工“主观故意” 汤再杨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自2004年收购陆良化工后,该厂每年新增2万-3万吨铬渣,而这些铬渣全部做到“综合利用”,他称综合利用就是作为铁厂的烧结铁以及水泥厂的矿化剂,因此该公司与一些炼铁企业签订了铬渣供应合同。由于处理铬渣需要成本,所以陆良化工外运铬渣不但不收取费用,反而承担运输费。“所有的新增铬渣都外运了,和三力的合作就属这一种。”汤再杨说。 汤再杨称的三力即为贵州省兴义市三力燃料有限公司(下称“三力燃料”),据该公司员工介绍,三力燃料主要从事焦炭生产和贸易。签订协议前,汤再杨曾前往三力燃料实地考察,早报记者调查发现,汤再杨此行疑点重重。 8月14日,三力燃料负责人袁科接受兴义环保局调查时称,他的公司没有铬渣处理能力,他并不知道运输物品的危害,只知道“可以用来搞烧结”,当承运人把陆良化工介绍过来后,他把汤再杨等人带到三力燃料附近的兴义市昊威昌威冶炼有限公司(下称“昌威公司”)厂区内,经短暂考察,汤再杨认为该公司“有烧结矿设备、铬渣堆棚,公司正常生产”。汤再杨却坚称自己“去的是三力的工厂”。 而根据当时陪同汤再杨考察的三力燃料员工代木常回忆,汤再杨、袁科等四人开车进入昌威公司,在厂区逗留了仅约20分钟后离开,并未要求查看企业资质等资料。而早报记者发现,昌威公司大门竖着一块显眼的招牌,进门时一眼就能看到。 合同的签订过程更是蹊跷。汤再杨等人在“考察三力燃料”后几天,于5月28日和三力签订了《铬渣供给合同》。根据汤再杨和代木常介绍,5月27日,汤在陆良的办公室签了名,随后通过承运人带到三力燃料,公司负责人袁科于5月28日在合同上签名,其中负责传递合同的承运人并非两家公司的员工。 而根据曲靖环保局的调查,承运人从陆良化工拉出第一车铬渣是在4月28日,即与三力燃料签订合同前一个月,换句话说,陆良化工在明知没有接收单位的前提下,默许铬渣转运长达一个月之久。 昨日,汤再杨对早报记者明确表示签合同时知道三力燃料没有处理铬渣的资质,他称这是综合利用铬渣的一种现象,如要求对方有资质、办过证,那么“合作的可能性比较小”。 根据规定,生产企业把危险废物转运到其他地方,必须向移出地、接受地的环保主管部门提出申请,在两地环保部门批准后,领取联单才能进行转运。但在此次事件中,陆良化工转运铬渣140余车、5222.38吨,均未向环保部门提出申请。 8月16日,云南省环保厅在对此次铬渣污染事件处置的意见中提到,“根据我厅调查,造成此次污染事故的云南陆良化工实业有限公司其行为存在主观上的故意,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建议曲靖市人民政府责成相关部门,依法追究该公司法人代表及主管人员当事人的法律责任,同时进一步对事故的发生进行深入调查,追究有关部门监管责任人的责任。” 环保局真的“无力”监管? 在此次非法转移倾倒铬渣,造成环境污染事件中,各种规定如一纸空文,当地环保部门的监管流于形式。南盘江边的铬渣堆为何能在环保部门的眼皮底下一呆就是20多年? 曲靖市环保局法规宣传科科长乔兴荣对记者表示,环保部门早知道该铬渣堆在南盘江边是一大隐患,否则也不会有各级环保部门一再前往监测,但环保部门执法难度大、手段单一,除了罚款别无他法,所以对去除隐患“无能为力”。 不过,一位环保系统人士对记者表示,当前环保部门的手段并不单一,关键看有没有决心,以及该企业在当地的“影响力”,“我们可以申请停水、停电、堵路”,该人士称这些足以对付屡教不改的企业。 陆良县环保局长资平忠曾告诉记者,环保局定期对铬渣堆放点上下游的南盘江水质进行监测,结果显示南盘江水中六价铬含量并未超标。 上述环保系统人士对记者说,“我到过那边的铬渣堆,距离南盘江那么近,渗透痕迹明显,怎么可能不超标。”他还表示,环保部门选择哪里的监测点对结果非常重要。 事实上,靠近铬渣堆的南盘江曾出现过险情。根据曲靖市环境监察支队的一份书面材料记载,2007年8月7日,监察人员发现该铬渣堆因雨水冲刷渗漏至南盘江,且渗漏严重。同样,此次渗漏事件以行政处罚而告终。 8月17日,水利部珠江委针对此次铬污染事件发布调查结果显示,陆良化工铬堆渣场范围内,由于渗漏等原因,六价铬检出超标。 截至目前,曲靖铬渣污染事件的善后仍在继续,造成的损失还没有统计公布。根据曲靖市麒麟区环保局印发的一份文件显示,麒麟区部门乡造成的经济损失以及有关部门处置产生的工作费用汇总报告已达1852842.13元,这其中不含间接损失费。 “只要这个事情一天不结束,费用就每天在增加。”麒麟区三宝镇张家营村村委书记陆国良昨日告诉记 者,他们村目前还在挖泥。

今年8月,云南省曲靖市的陆良化工厂,因非法倾倒工业废料铬渣造成重大环境污染,引起了社会的普遍关注。9月1日,工厂被国家环保部责令停产,在完成铬渣无害化处理之前不得恢复生产。而据当地群众反映,这家企业在禁令下达之后不到一个月,就已经部分恢复了生产。恢复生产的原因是什么?那些有毒铬渣的处理工作究竟进行得如何呢?记者到当地进行了调查。 站在这家化工厂的墙外,记者可以清楚地听到厂内有机器运转的声音,也可以看到从烟囱中冒出的烟,而通过记者对当地兴隆村村民的采访,也印证了该工厂正在生产。 限期内无力完成处理任务 据了解,陆良化工厂的生产分为四个部分:铬盐生产线、维生素K3生产线、铬粉生产线和铬渣无害化生产线,这其中只有铬盐生产线会产生有毒的铬渣。 从厂方出示的一份曲靖市环保局关于同意陆良化工厂恢复生产的意见书上,记者看到了允许维生素K3线恢复生产的内容,但是并没有看到允许铬粉生产线恢复的字样。对此,陆良化工厂方面的解释是,当初他们在做可研报告跟环评时,这两条生产线是一起做的,既然同意恢复K3生产线了,那另一条生产线也可以。 据当地环保部门负责人介绍,按照国家环保部和省环保厅的要求,今年年底以前要处理完2.5万吨新铬渣及部分被污染的土壤。 陆良化工厂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一期铬渣无害化处理的能力是一年两万多吨。记者在现场看到,整个铬渣无害化处理生产线正在停产检修。现在到年底不多的时间里,依靠这条年处理能力只有2万吨的生产线,要想完成规定的无害化处理,显然不现实。目前,该厂采取的方式是,把需要处理的铬渣先拉回来,作为库存堆在厂里,并没有排进无害化处理的计划。 积存铬渣防污染措施不得力 此外,在距离工厂1公里左右的南盘江边,有一个巨大的铬渣堆场,这里堆放着2006年之前多年积存下来的铬渣,具体数量无法精确计算,有的已堆放了20年了。按照环保部的要求,必须在明年年底前完成处理,而在此期间应该采取有效措施减轻污染。 今年8月23日,陆良县政府要求在铬渣堆场上用石棉瓦搭建防雨棚,完成期限是9月15日之前,记者采访的时候是10月底,但是记者发现,这里的铬渣并没有覆盖,完全裸露在外。据记者观察,铬渣堆被覆盖的面积最多只有1/3左右。 2011年 6月12日 曲靖群众反映放养山羊死亡,环保局发现是由山羊喝剧毒工业废料铬渣下的积水造成 8月13日 曲靖限承认“铬渣污染事件”,称共造成77头牲畜死亡,未造成人员死亡,未对饮用水安全造成影响。污水未直接排放珠江源头,2名嫌疑人已被逮捕 8月23日 云南陆良化工副总等3人因铬渣事件被拘 9月1日 云南省曲靖市陆良化工厂被国家环保部责令停产,在完成铬渣无害化处理之前不得恢复生产 11月6日 媒体报道称,云南曲靖毒铬渣仍未处理,部分工厂获当地批准复工

核心提示:“曲靖市陆良县和平化工将5000吨剧毒铬渣倾倒在曲靖市麒麟区越州镇山上,造成树木枯死,库容30万方的叉冲水库铬超标200倍,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近日,云南省曲靖市发生铬渣污染事件,震惊全国。据央视等媒体报道,今年6月,云南曲靖陆良化工实业有限公司5000多吨剧毒工业废料铬渣,被司机非法丢弃在当地水库中,对附近居民生命财产安全造成严重威胁,珠江源头南盘江水质也存在被铬渣污染的危险。另据中新社披露,除了这批被非法倾倒的5000多吨铬渣,在陆良化工实业有限公司后门处,还有一处总量达28.84万吨的露天铬渣堆,距南盘江仅一条土路之隔。

“曲靖市陆良县和平化工将5000吨剧毒铬渣倾倒在曲靖市麒麟区越州镇山上,造成树木枯死,库容30万方的叉冲水库铬超标200倍,最严重的局域水体铬超标2000倍以上。水库里的鱼全部死光,牲畜饮用着毒水迅即毙命。叉冲水库的水被污染后经当地环保部门处理全部排放进入珠江正源南盘江”,自8月12日媒体报道此事后,这个珠江源头的小小水库便成了焦点。

【理论背景】

事件回放

铬渣属于剧毒工业废料,国家对它的存放、运输、处理、防护都有非常严格的规定。2005年,发改委和国家环保总局联合出台了《铬渣污染综合整治方案》,对全国铬渣污染防治的指导思想、主要任务、时间安排等都做了比较明确的规定。国家环保总局又于2007年发布《铬渣污染治理环境保护规范(暂行)》,对铬渣的堆放、挖掘、包装、储存、解毒、综合利用等问题做出了详细规定。

村民反映:据杨旗营村村民反映,今年3月开始有大车来倒“黑土”,之后村里的羊、猪陆续死亡,而种植的烟叶开始长斑,用井水洗过的白衬衣变成黄色。村民于6月12日向当地环保部门报告。

【标准表述】

官方微博:“今年6月13日早上8点30分许,陆良县环保局接到曲靖市环保局称在麒麟区三宝镇、越州镇、茨营乡发现铬渣的危险固体废弃物,要求调查陆良和平化工有限公司铬渣存储量及渣库容量。经调查核实:今年5月28日,陆良和平化工实业有限公司与贵州兴义三力燃料有限公司在未经环保部门许可同意的情况下,私自签订了铬渣供给合同。贵州兴义三力燃料有限公司雇佣的货车司机在运输途中擅自倾倒铬渣危险固体废弃物在麒麟区境内,并造成山羊死亡43只、马1匹,部分坝塘及土壤环境污染。”陆良县政府官方微博上如此描述。

[原因]

企业声音:“那些废渣本来是要运往贵州处理的,谁知驾驶员偷偷就倒到人家村里。”和平化工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左祥林说。据悉其中一名刘姓司机是附近寨山村人,村民们猜测,可能是他对当地比较熟悉,就直接把废渣倒到了村旁。

之所以会发生像云南曲靖这种性质极其恶劣的事故,主要原因在于相关企业极其缺乏社会责任感,对铬渣处理程序控制不严,有时甚至为了节约成本,对铬渣处理过程能简就简。这次云南曲靖事故,司机在将铬渣运走后,企业根本没有后续监控,才导致司机将剧毒铬渣随意倾倒。

惊人数据:当时的监测分析结果令人震惊:叉冲水库上游一处容积100立方米的积水潭,六价铬超正常值2000倍,而死亡的山羊正是饮用了水塘里的水。水库内的六价铬含量最高时超过正常值200倍。水库下游1公里处的黄泥堡水库库尾,也查出了铬含量超标的状况。曲靖市环保局监测的结果是“不算严重”。随后,经过一系列沉淀与稀释作业,毒水在“达到排放标准”后,被直接排放到南盘江中。山上堆积的废渣清运回1400余吨、污染土7700余吨、废水966吨。同时当地环保部门曾宣称,水库里的水,人畜都不得饮用,也不要用于灌溉农田。

违法成本小于治理成本是企业屡犯不止的原因。相关环保法律更新和修正滞后,应该在上位法和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范围内加大处罚标准,提高企业违法成本。

媒体曝光:8月12日,此事被媒体曝光。

监管部门对事故的发生难辞其咎。当地环保部门在明知南盘江边的铬渣堆存在重大隐患,并出现过严重渗漏的情况下,未能清除隐患,又在长达两个月的时间内,未能及时发现属地企业非法转移倾倒剧毒物质,监管形同虚设。

政府回应

更深层次的原因是,地方政府为了经济效益,大肆对这些铬盐生产企业开绿灯,乃至提供政策、贷款方面的扶持,这导致旧的铬渣堆没减少,新的却又在不断堆起。

昨日,记者从曲靖市政府新闻办公室获悉:

【措施】

8月12日晚7时,曲靖市委市政府及陆良县主要领导和相关部门负责人召开紧急会议,对媒体报道的剧毒工业废料铬渣非法倾倒致污事件的前一阶段的处理过程进行了认真梳理,对进一步做好后续工作,公开透明接受各方面监督,标本兼治,综合治理,确保安全的措施和工作进行了研究和安排部署。对失职、渎职的责任领导严格责任追究,对违法业主依法严惩。并要求对牲畜死亡的损失要在3天内落实到位、赔偿到位,责成麒麟区对事发地点进一步排查,在下一步工作中对企业的排污、治污进行整改和完善。

中公教育专家总结如下措施:

经调查核实,非法倾倒在麒麟区的剧毒工业废料铬渣系与云南省陆良化工实业有限公司签订铬渣运输协议,承运该公司的铬渣到贵州兴义三力燃料有限公司进行无害化处理的吴兴怀、刘兴水所为。两人分别为麒麟区三宝镇、越州镇人,对当地的道路、交通及地理比较熟悉,两人在承运云南省陆良化工实业有限公司的铬渣过程中,受节省运输费用的眼前利益驱动,共在麒麟区三宝镇、茨营乡、越州镇的山上倾倒剧毒工业废料铬渣140余车(茨营乡1车、三宝镇40车、越州镇100余车),共计5222.38吨,导致了铬渣倾倒致污事件的发生,但不存在铬渣直接倾倒进南盘江和水库的情况。现吴兴怀、刘兴水两人已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正在按司法程序处理。

第一,企业经营应铭记恪守社会责任。作为一个污染不可避免的化工企业,在建厂之初就应当把废渣的无害处理提上日程,严肃、严谨、认真、科学地处理产生的铬渣。一方面要进一步提高铬盐生产工艺,减少铬渣排放量。另一方面要采取适当方法进行铬渣的后续治理,要采用循环经济的思路,将铬渣变废为宝。

铬渣非法倾倒致污事件发生后,曲靖市、麒麟区、陆良县立即组织人员进行了处置。及时对倾倒在麒麟区的剧毒工业废料铬渣进行了现场清理,到6月17日,现场清理工作基本完成,共清理铬渣及受污染的泥土9130吨,全部运回了云南省陆良化工实业有限公司的专门堆放点。对受污染的三宝镇张家营村委会黑煤沟的一处100立方米左右的积水潭积水,全部抽运到云南省陆良化工实业有限公司进行了处理。为防止叉冲水库下游的黄泥堡水库受到污染,及时建了一座拦水坝,把受污染的水近3000立方米拦蓄了起来;对设计库容30万立方米,当时有水4万立方米的叉冲水库里的水和拦蓄下来的近3000立方米水,由市环保局组织专业人员进行了还原、解毒处理,水质达到安全排放标准后排放。同时对污染造成的损失展开了调查评估的相关工作。

新濠7158官网,第二,加强农村环境保护的立法,建设农村环境监控体系,普及农村安全知识教育。对于现有的立法执法部门应该去严格地执行,加强农村环境监控机构的建设,同时发展公众的监督,为环保部门发现问题提供线索。

此次因铬渣非法倾倒导致的污染,共造成倾倒地附近农村77头牲畜死亡。因当地群众饮用自来水水源地很远,未对群众饮用水安全造成影响,未造成人员伤亡。对农田的污染状况尚在进一步观察和监测之中。对南盘江的水质情况,据环保部门今年的监测,至今未发现六价铬超标。

第三,树立科学的发展理念。追求经济效益绝不能忽视环境保护,这需要根治产业结构不合理和经济发展模式扭曲的顽疾。粗放发展模式在一些地方仍旧“根深叶茂”,在经济利益和政绩的驱动下,为追求经济利益而牺牲环境的事情时有发生,对此应加强对地方官员的教育,使其树立正确的发展理念。

相关新闻

第四,加大对重大污染事故的惩处。要加强对涉事企业的调查和对失职渎职监管人员的问责,对于违规企业要加大惩处力度,提高违规成本。对于监管不力的政府部门,要加强行政问责,为避免类似事件的发生,提供警示。

广东环保部门称“未发现异常”

鉴于“铬污染”事件的严重性,唯有全方位反思、链条式问责、立体式整改,才会有真正意义上的痛定思痛、亡羊补牢。

一则珠江上游水源被剧毒铬污染、将危及沿岸数千万人饮水安全的消息13日在网络上被大量转发。广东省环保部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称:广东省环保厅对网络上的传言已经知晓,但据目前的水质监测结果来看并无异常。广东省环保厅会密切监控水质变化,一旦水质发生异常会启动紧急预案,并及时向外界通报。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公务员频道 公务员论坛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本文由新濠7158官网发布于公务员,转载请注明出处:村民反映,他的公司没有铬渣处理能力

关键词: 新濠7158官网

多做真题,1.本复习计划适用于零备考基础的考生

2013年Hong Kong市公务员考试就要要6月下旬进行。怎么着在公务员考试的浩浩大军中脱颖而出,这就要求考生们主动备考...

详细>>

新濠7158官网均从具有两年以上基层工作经历的人

据新华社 杨士秋:公务员制度改革是干部人事制度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涉及公务员管理工作的各个环节,目前我们...

详细>>

但却无法遏制环境恶化的势头,在参加义务劳动

C。生命开始的一段时期语言本事相当的低      D。小孩子具备本身维护机制 这段文字意在印证; C。生命开始的一...

详细>>

面试时穿着本民族的服装,在整个面试过程中举

俗话说,“人靠衣装”,第一印象往往是由一个人的衣着仪表和外在气质形成的。第一印象往往让人难以忘记,从而...

详细>>